用心灵克服人性的弱点,警察故事2013

《警察故事》一拍三十年,见证了成龙的演艺之路,就风格上来说,《警察故事2013》或许是成龙警察系列中的另类,它虽然仍有许多劲爆动作,但整体上却转向深沉。事实上,《警察故事2013》更侧重的是其中的情感内涵,它试图演绎新时代中的伦理关系,在个体与公义之间寻找新的平衡点。

《警察故事》系列从香港到大陆的跨越,一拍就是三十年,成龙也由昔日那个天真浪漫、活力无限的年轻小伙,蜕变了如今这个老成持重、心系于民的大陆公安。从1985年的《警察故事》到《警察故事2013》,不论是香港警察、国际刑警,还是这次的内地警察,成龙不变的是拼命,他拼的其实是一种敬业的精神,是一种入境的情怀。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警察故事2013》都是成龙警察系列中的另类,影片少了以往的各种成龙式惊险与幽默,却多了一份沉重与责任。以往成龙所饰演的警察多是开朗中带些痞气,但这一次成龙却用一腔深情演绎了一个尽职的警察与满怀父爱的父亲。杜甫有言:“老去渐于诗律细”,或许对成龙来说也是如此,在人生的后半程开式展现出炉火纯青的气质。

作为北上影片的代表,《警察故事2013》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大陆警察故事中的主流叙述话语。然而,这种回应并没有刻意拔高,而是从香港电影理念自身出发来解读大陆意识形态下的警察形象。作为警察,钟文(成龙)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信念发生过动摇,在他看来警察必须无条件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显然与处于不断怀疑状态中的香港警察是有所不同的。

回首三十年《警察故事》,给人的感觉是不胜唏嘘,这里面既有时光的流逝,也有各种文化观念的转变。可以说,看《警察故事》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警匪题材的三十年的风云变幻,从最初的香港皇家警察到而今的北京刑警,警察故事从陈家驹变成了钟文,这其中的寓意不言自明。

《警察故事2013》的故事内容并不复杂,但却颇具意味,既有西方密室审判的特点,也有日本罗生门的影子。然而,在这里面最多的还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要素,关于公理与私义的争执。或许人性是复杂的,在相当程度上也是自私的,这就决定了人们注定会为了自我的利益而作出有损害他人的事情。

然而,《警察故事2013》并没有显得造作,这与其独特的处理方式是分不开的,钟文的信念是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这是一个超出香港与大陆之分的共同命题。在不断融合的文化背景下,我们须要新的公分母来消除分歧,而对于生命本身的尊重无论大陆还是香港甚至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相同的。因此,成龙在诠释警察的公义时,是从人类的基本生命价值出发的,并没有用更多的口号来装饰自己。

对于香港电影来说,北上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局限于一隅的香港电影市场无论如何也敌不过大陆的影响力,而回归后的文化整合也给了香港电影足够的发展空间。《警察故事》将故事背景设在北京,即体现了香港电影向内地靠拢的努力,因而仅从形式上来说,香港电影也开始逐渐融入到大陆电影体系中。

进入新世纪,香港影片中对警察的刻画倾向于怀疑主义,如《无间道》《门徒》等,其中警察角色多对自身的意义感到困惑,而《寒战》《风暴》中的警察也面临着利益的考验与诱惑,甚至一度有私心在作祟。相对于香港警察对自身职责,大陆警察伟光正的成份要浓的多,作为主角时他们更是很少对自己的职责发生怀疑。

复次,在强调社会正义的同时,《警察故事2013》加强了对家庭伦理的表现。警察既是社会正义的执行者,同时也是社会群体中的一员,也有自己的个体生活,因而在社会责任与家庭责任之间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冲突。钟文与女儿苗苗(景甜)之间的冲突就是这种不和谐的产物,它让我们看到,在责任的背后是沉重的牺牲,既有警察本人的,也有他的家庭的。

然而,这种融合并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它其实是香港电影与大陆警察文化的深度整合。《警察故事2013》中一个五年前的罪案将各色人等聚在一个精心设计的空间中,亏心者各怀鬼胎,虔心者一意孤行,光怪陆离,百态人生,最终剥离各种利益和自护,归于最本初的生命态度,一夜惊魂换回父女相互理解是本片最终情感的落脚点。在北上之后警察故事开始不断增加大陆的人文内容,而传统家庭伦理情感则是重要的一面,《警察故事2013》中的父女冲突即是这样一种实质性体现。它甚至可以说是大陆主流意识中的公仆理念在新的时代氛围中的一次重新解读,通过个人家庭与社会正义之间的冲突展现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只是相对于之前的片面强调社会公理的正义性,《警察故事2013》更注重表现个体如何在私人生活与警察正义性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

自我是一种执念,在现代社会中这种自我执念更为明显,在一个不以私欲为耻的时代,好多人觉得如果不要求他人为自我服务或许就是一种犯罪。因而,影片中无论是作为女儿的苗苗(景甜)还是执意为妹妹复仇的武江(刘烨)抑或是魏小福(周晓鸥)、药店老板(那威)、牛总(刘仪威)都在自我的支配下要求他人为自己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