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歌声只为献给你,在和声中将悲伤放逐

韩国电影实在懂得如何抓住人性最为脆弱的点,让人毫无防备,步步深陷,待回过神来,眼泪已经不可抑制的奔泻而下。他们把最悲伤的故事最直白的堆砌在你面前,让你不可抗拒的承受着;让你心甘情愿地将思绪全盘托出,即使心脏隐隐被刺痛着,依旧如上瘾般无法放弃。
《和声》带来的悲伤,开始时似蚕丝般静静涌动,却最终化身成藤蔓将你全身缠绕,动弹不得。
这是以一个五音不全的囚徒母亲为了能有和儿子单独外出的一天,而组建合唱团为主线的简单故事。因为简单所以温暖,因为简单所以心痛。
合唱团的首次登场实在太过震撼,歌声中的每个人都如此快乐,这份快乐感染着台下的其他囚犯、典狱长、甚至是镜头外的每个观众。她们的眼神如此纯粹而明亮,仿佛可以看见她们被阳光照耀着的未来。脱去囚服的她们,或许是一个温柔的贤妻良母、一个开朗的女大学生、一个精打细算的市井妇女、一个头脑简单的女汉子、一个儿孙绕膝的老人,是我们走在街上随意擦身而过的一个路人……但命运却未曾善待她们。
为了保护孩子而杀害有暴力倾向的丈夫、为了自我保护而杀害对自己性侵的继父、为捍卫家庭而杀害贪图无度的高利贷债主、为讨要一个说法而杀害无良的老板、无法忍受背叛而杀害出轨的丈夫……几乎每一个人物都伴随着不为人知的心酸。短暂的快乐过后,她们只能带着女杀人犯的标签,在铁门背后继续等待,等待生,等待死;等待获得救赎的一天,又或是漫无尽头的绝望。
所有的悲剧,在故事的最初便已埋下,她们脱下囚服粉饰的一个寻常世界,却被典狱科长生生撕碎。破碎的照片可以修补,但已经支离破粹的她们的人生,却无从修补,只能任凭悲伤蔓延,与之妥协,与之相伴。
贞慧原本有机会做一个好妈妈,而事实上她也许就是。她可以为了唱歌时不再把儿子吓哭而重头学习声乐,当她终于成功让儿子听着她的歌声入睡,那样的雀跃也许就叫做母爱。可她能够给予儿子最好的爱,却是分离。最后一次在收养中心的告别,贞慧伸出手轻轻磕着玻璃,儿子便聪明的向妈妈走来,一如之前的每一次,只要她伸出手儿子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只是这一次,他们中间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她抓不住。今后漫长的一生,再也不会有一个软软小小的身体扑进她的怀里;儿子的每一步成长里都不再有她的痕迹;她甚至没能等到儿子牙牙学语,叫她一声妈妈。
摔跤手原本有机会谈一场轰轰烈
烈的恋爱。看到她收到心仪男子书信后护犊般的珍视,我想以她豪放的粗线条,一定会横冲直撞的去追吧,无论结果如何,至少她能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我甚至可以想象她扯着粗狂的嗓子大声告白的样子。可事实上她不敢让对方知道她的样貌,不敢让对方知道她囚徒的身份,通信三年,信都是通过他人转交的。演唱会后台的见面,是她最后的任性,或许那根本不能算作是见面,在对方眼里她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路人甲,而她所有爱恋与不甘却只能化作一句“谢谢”。谢谢你让我路过你的生命,尽管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卑微的喜欢着你的我。
我想整个故事的爆发点还是落在了文玉身上。她的伤口伴随着近三十年的牢狱生活一点一滴的溃烂着,她的悔恨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肆意的叫嚣着,而她所能做的只是用尽余生去忏悔。用死亡换取与儿女的和解,于她而言是不是也是一种安慰和解脱。而与此同时,她又是整个故事的基石,她就像一个温和又坚强的母亲,给予孩子在经历痛苦绝望时继续下去的勇气,因为在这条路上,她已经一个人走了太久。而当她最终以一种近乎悲壮的姿态踏上刑场,身后是她曾经或许精彩过但已摧毁的一生,往前是一片寂静的黑。
我以为,我已经把你藏好了, 藏在那样深,那样冷的,昔日的心底。
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
你就终于,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
可是,不眠的夜,仍然太长,而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我的悲伤。

溪雨-2016-8-19

由韩国导演姜大奎执导的影片《和声》,银幕上播映之后掀起了收视狂潮,获得了收视率的高峰。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orm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贞慧时常受丈夫的虐待,一次奋起抵抗的时候,无意将其推倒在玻璃台面上而致死。她怀着身孕于监狱服刑,并生下了儿子珉宇。同时还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十八个月后儿子将会与她分离。正因为这个原因,生活中的贞慧心事重重,十分珍惜与儿子在一起一分一秒。

很多年前看过这部电影,被故事里的情结感动得稀里哗啦。那时候除了感动并没有更深层次的思考,昨晚重新看了一遍,有了更多的思考,如今把它写下来。影片讲述了一群女囚通过歌唱的方式感动了观众,从而也感动了自己。每个人都找到了人生的希望以及更好的活下去的动力。

某日,在听了公益合唱团的演出之后,深受感动的贞慧便向狱长建议,在监狱里组织一个合唱团,还请求在合唱团取得成功的同时,她也能得到与珉宇外出一回的机会。申请获批后,贞慧便全心投入到组织合唱团的工作中去。合唱团的组织与发展,对贞慧无疑是艰难的考验。她五音不全,常在唱歌哄儿子入睡时,把孩子吓哭了。面对这样的尴尬,狱友们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作过大学音乐教授的文玉担任了合唱团的指挥员,曾上过音大的年轻漂亮的宥美教授她女高音的发音和演唱技巧,其他狱友也倾情加入,努力唱好每一首歌曲……

监狱给我们的印象是灰暗的,权利的滥用,囚犯的颓废,完全没有一片生机。而这部电影,却给我们展示了不一样的牢狱生活,有快乐、有悲伤、有感动、有人情味,那现在我来说说这监狱里的那些事。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经过一段艰苦而愉快的训练,贞慧惊喜地发现,当自己再次为儿子唱催眠曲时也可以让他酣然进入甜美梦乡。而此时也到了儿子满十八个月要离开的时候。

在一次公演中,女主人公贞慧被合唱团的歌声感动。于是突发其想,自己在监狱里组成一支合唱团,征得了所长的同意,并且所长答应如果成功,她和儿子可以假释一天。为了让儿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贞慧下定决心一定要成功。你们一定会好奇贞慧的儿子为什么也会在监狱里,其实孩子是无罪的。当时贞惠怀孕,受丈夫家暴。为了保护孩子,错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在狱中诞下了孩子。但是等到儿子一岁半以后,一定要送往领养家庭去,所以对贞慧来说,和儿子的每分每秒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组织合唱团是得到了所长的批准,但是让谁来唱?谁来指挥呢?即使是贞慧自己,唱歌也是五音不全的,每次唱歌给自己的孩子敏宇听,孩子都会哭起来。在得知自己的狱友文玉是音乐大学教授后,恳请她来指导和挑选人员,但是文玉没有答应。谈起音乐和钢琴,文玉想起了自己伤心的往事。年轻时候,文玉是大学的音乐教授,自己的音乐助教经常来家里学习交流。有一天文玉带着两个孩子回家,发现自己的助教和丈夫发生了婚外情,一气之下,用车撞死了丈夫和助教。所以文玉一直不敢面对音乐和钢琴,而自己的女儿也一直憎恨着自己。虽然文玉拒绝了贞慧,但她并没有放弃,贞慧告诉文玉,合唱团一定要成功,这样就可以带孩子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从出生就没出去外面看过,而且半年后儿子就要被领养了。贞慧的话触动了文玉柔软的心窝,便答应了。于是文玉开始挑选高中低音队员,在挑选当中,大家起了冲突。文玉的一番话点醒了大家,“虽然我们进了监狱,这是悲哀的事情,但是大家要敞开心怀,不然不会快乐,我们要快乐的活着。”于是所有人安静下来,向大家坦诚自己的过错。

图片 2

“我是在大学的时候,偷学校的大门然后被判盗窃罪。”听着的狱友们哄堂大笑,我也是。

从电影的内容上看,得到更多的是“积极向上,乐观生活”的启示。然而,我更愿意从电影里温暖与忧伤并存的情感角度来评论。

“我是发现自己的丈夫和外面的姑娘搞外遇,于是把他们住的房子烧了。”

组织合唱团既是贞慧别出心裁的想法,也是一位母亲为亲子的拼搏。珉宇对于贞慧,是儿子对于母亲生命的全部。当儿子因特赦被送出了监狱,她也病倒了。

“我是嗑了冰毒。”

文玉问她:“你这样要到什么时候?”她说:“……我感觉心里十分空洞。”(便再次痛哭起来)文玉说:“精神支柱没有了,当然会觉得空洞了。”(然后这个女囚同以一位母亲的身份拥抱了贞慧)可见珉宇在贞慧生命里所占有的分量。

“我是职业摔跤手,发现教练经常贪污我们的奖金,我只想吓唬他,谁知错手打死了他。”

后来,合唱团获得了一次机会:圣诞节那天可以外出演唱,并且每个犯人都可以邀请自己的亲人来观演。对于一直梦想与亲人团聚的女囚们来说,若是可以与家人在这样的场合见上一面,简直难得。因此,这不是简单的演唱了,而是被当作了一次梦想来实现。

“我是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失手打死了自己的丈夫。我的孩子在监狱里出生,和他一起的日子我很幸福,孩子半年后就要被领养了,所以请大家多疼爱他。”当大家敞开心扉之后,对彼此都多了一份理解和关爱,拉进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但故事接着有了一个戏剧性的坎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