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的人性选择,这是一场由依赖而起的

托小姐姐的福才看到这一部,与其说是同性,我觉得更温情一些。想起蔡康永说的,我们同性恋不是妖怪,也是正常人。同性的女主难道应该她的取向被指责和怀疑,非常佩服女主的品格吧,道熙是否阴暗了些?但是生活已经很肮脏了,不该去指责她什么,女主喜欢道熙,道熙喜欢女主?不清楚,感觉也不是重点,电影看重的温情德东西更多些,至于女主的女朋友,女主受一点点伤就逃避了,很惋惜吧。裴斗娜短发真帅气,水灵灵的大眼睛,道熙小朋友演技也不错,逆天的长腿。不要因为被标上同性就另眼相待这部电影,依然很棒。

本来写了一堆东西,一个电话弄没了,烦死=_=

       看这部电影的初衷只源于两个词:人性灾难片,熟悉的男主角。搜了一遍演员表后,发现男主是《熔炉》的男主角时,更提升了我对这部电影的好感。
       我们不一定是伟大的人,但是灾难来临时我们可以选择将善抱团。——题记
       对于全电影我觉得可以用“经典普通的小人物,跌宕起伏的大情节”来形容。这也是亚洲少有的“温存人性类丧尸片”。它不同于《雪国列车》的虚拟背景架构,所有场景的人们熟悉的真实地名。它也不同于《生化危机》的主角那么有主角光环,也没有先进的武器,也没有一边倒的夸大英雄主义。它所塑造的人物大都是有不完美人格的,但是大都能被经历所影响和改良。
       这部电影鲜有累赘的拖沓的情节,紧凑的剧情能充分调动观众的情绪。尤其是有几个鲜明的形象在短暂的时间里准确清晰地勾勒更是不容易。
       电影开头,货车司机因为开车中想接电话撞死了一头鹿。这个情节既是为整个电影中不知名的丧尸病毒的蔓延做了一个铺垫,同时也以小见大地展现了部分普通的小老百姓对于地球上其他生命的不重视和自私。其实,这也是一个影射,为后来车厢内部分人员只为保己之私命而耽误了一些人获救机会的情节用小民的社会道德观埋下了伏笔。
       男主人公石宇在电影开头也用简短的几个情节勾勒出了其基本形象:重私利的基金经纪人,想要抚养孩子却更重视工作忽视陪伴孩子成长的即将离异的丈夫,想关心孩子却很难上心的去做关切之事的父亲。这几个情节分别为车厢内石宇为自保差点把摔跤选手尚华及其怀孕的妻子关在车节门外,曾想要带女儿在大田站独自逃跑,最初不想带上流浪汉;送女儿的礼物重复了且不是女儿最想要的,被逼无奈又担心女儿一人去釜山只好仪器坐列车送女儿去釜山;最后即将变异前选择甩下金常务,交代完后事自己独自跳车的情节阐述了其行为的动机内核。但是人只要存有善意,还是会变化的。
       尚华和圣京夫妇从出场到结束一直都是善的代表形象,在蚕食的丧尸群和泯灭人性的高等动物群中一直很光辉。他们对于曾经“抛弃”过自己的石宇不计前嫌,在大田站救了他的女儿,在车厢内也一起战斗,最后尚华在车厢内把妻子托付给了石宇,石宇变异前把女儿托给了圣京,圣京也遵守承诺一直带着小女孩。
       秀安是石宇的女儿,她对于父亲的爱是很少去明朗表达的,偏内向的。比如她之前之所以在班级里没有唱完那首aloha
oe是因为她想完整地唱给爸爸听。她在电影快结束时过隧道再次唱出那首歌可能是因为想借这首歌告别跳车牺牲换取自己生存下来的父亲,唱给天上的他听;同时在黝黑的隧道内唱出这首歌仿佛有父亲的陪伴,可以给她自己加油打气撑下去。她给全车的人都投射了无邪的善意:无论是关注流浪汉的眼神,给没有座位的老奶奶让座,去听孕妇怀里的胎动,想告诉所有人正确逃离大田的消息,尽管没太多时间陪伴自己但自己依然很重视父亲。天意让善良的人,未被浊化的她活到了最后。
       看似疯癫的跛脚流浪汉更让人动情,因为那是一种来自社会底层人民的温情与同情。在车厢厕所内被发现瞧不起时,只有单纯的小女孩秀安没有对他嗤之以鼻。在听到男主石宇要在大田东广场安全逃离的通话想一起逃走,却被男主嫌弃。但是当丧尸扑倒男主时却主动用大衣蒙住了丧尸眼睛助男主逃离;在所谓的“未感染车厢人群”催促他们隔离到后车厢时,是他第一个主动离开;在着火列车冲撞过后的丧尸列车即将倒塌和丧尸冲出前,是他舍命保住了在他第二次上列车时差点把他关在生死门外的小女孩和孕妇。如果说一群正常的普通人都做不到的,一个疯癫的“残疾人”却做到了关爱老弱病残幼,普通人不会觉得自惭形秽吗?流浪汉看过了太多的冷嘲热讽,袖手旁观,在电影很多情节中,他的选择更有大度感。
      几个棒球运动小子们和他们的拉拉队队长珍熙也是全列一大看点。是棒球小子、男主和肌肉大叔尚华把住了大田站的生死门,为其他幸存者争取了足够的逃生时间。而且他们携带了全车打斗中最强甚至是唯一的武器:棒球棍。他们曾因为大田站的丧尸军队被迫变成不同的阵营。但是有良知的队友荣国在“闯关僵尸车厢”时,即使摔跤手大叔和男主都难以抵抗他那些变丧尸的队友,他仍下不去手打他们。在自私的暂时幸存者们不让闯关者们进入“安全车厢”时,是荣国打破了那道生死门。同时正因为两人的真心,所以才能一起躲过安全车厢的逆转情节。另一辆列车上,荣国在珍熙变丧尸后,自己仍选择留下来,陪着珍熙变丧尸。虽然荣国在珍熙表白时没主动承认过自己对珍熙的好感,但是他从生到变异的行为表明了自己对珍熙的真心。
      最无力的奶奶级姐妹,最有力的剧情扭转。姐妹们的出场是姐姐给妹妹剥了一个鸡蛋,妹妹却因为觉得到站不到一小时就没接。而在空降的丧尸军团把姐妹俩冲散后,妹妹因为列车乘务员和金常务不愿意等她姐姐上车就要求开车保命时而顿时失魂落魄,在看到姐姐被僵尸闯关队伍安然带回后欣喜,又在看到因为自私的“人渣”们姐姐错失了活下来的机会、未被感染的闯关者们被无情地驱赶后而放弃自己的苟活,体现了极大的正义感,让丧尸带走了大部分没人性的车厢自私幸存者们,接受了正义的制裁。姐姐在被丧尸扑倒前对男主摆摆头示意不要搭救、对妹妹温情地即将超脱的一笑、变丧尸后看到妹妹却没有其他丧尸的嗜血疯狂而是温情凝视,让人为之动容。
      列车长和乘务员都还是比较被权势所左右的,因为很多时候他们做出一些决定时都是看中了金常务的“社会地位”。这是一个社会不健康也不应普遍的常态,也是一种钱权关系的悲哀。所以都沦为了权势者逃离的“垫脚尸”。对,就是垫脚的丧尸。
      全车厢主动各种愚民的大反派,电影社会中高官的缩影——金常务。他和正义闯关队员们活下来的方式不同。前者是用别人的死换自己的苟延残喘,后者是齐心协力牺牲自己保住更有希望的人活下去。他用自己的身份想换去可靠的情报与生存机会,怂恿部分幸存者们不等人齐就发车、骗愚民们闯关者们是被感染的人而驱逐他们,为保全自己在逃离厕所时用乘务员做丧尸诱饵、在穿过另一辆列车时用珍熙做肉盾,在过列车轨道崴脚被列车长救后又用列车长做诱饵而独自逃跑的他还是被丧尸咬了。以至于他变异前的求救以其母亲还在家等他都听着很嘲讽。因为这么自私的他对于母亲的关心应该也很少吧,他在变异前所说的一切都还在为一己之私欲找借口,真的是很悲哀。
      电影的最后的士兵们按照上级指令差一点射杀了幸存者们也让我们看到了影片中政府的悲哀。政府在整个丧尸屠城的过程中做了很多“诡异”的举动:比如一开始让市民们不要惊慌,出现丧失后,政府采取了空投丧尸们去部分地区的方案(扩大了感染面积为保住核心区域),最后火烧的冲撞列车头(应该也是政府想烧死丧尸的方式,可以从最后圣京和秀安下车时旁边的烤焦的尸体来推测),射杀可疑人口等。至少民众们是不会安心的。
      而电影的尾部也告诉了我们电影开头几分钟内,男主关注由于运油船事件而死掉的海鱼的原因,那艘引发整个丧尸爆发事件的运油船是他们公司计划内强行保住的。整个电影的逻辑链很清晰,所有的现象也都前后有照应,难得的人性片中诚意之作。
      虽然这个情节和结局已经比较悲惨了,但听说现有的结局不是原有的更有道德颠覆意义的结局。可是,这部片子以“诺亚方舟式”的办法留住了祖国的未来,小孩和孕妇肚子里的胎儿,作为结尾也是一种民心所向的结局吧。感谢影片中善良的人们成功抱团,不断地选择自我牺牲,留下了更有塑造性和更有希望改变社会良知的群体。
      第一次用豆瓣写影评跟大家分享,若有不足之处,还望大家共同讨论,谢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oudi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很喜欢这部电影,在真实残酷的同时,又带着温暖】
【比起那些绝望沉重的电影,这部电影更加像电影,这应该不全纯粹意义的百合电影,也不喜欢有人拿它和蓝暖比,蓝暖是现实的爱情,是生活,而这又是另一种生活和现实,无需比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ceLe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很多从所长的角度写的影评,我想说说道熙。
你们可以举一千万和例子所长对道熙的感情不是爱情,到那并不表示道熙的不是。
成年人喜欢一个17岁的女孩子不对,到一个17岁的女孩子喜欢所长再正常不过了。

不喜欢看韩国电影,但是在看过这部电影以后,我只能说真的很真实。我相信能够写出这样的剧本的导演,不是本身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做过很深刻的功课。
评论里的很多人,出身优越父母疼爱,对于这种在家暴环境下,并且是对于一个养女的家暴,没有共鸣,觉得就是被打。
你们都是可怕的,就和那个村子里,明明看到道熙被继父虐待,被继父的母亲虐待却视若罔闻的人一样,觉得道熙就是活该被打,就和那些欺负她的同龄孩子一样,看惯了她被欺负,也觉得她好欺负,所以欺负她。
没有人喜欢自揭伤疤,可是回想起道熙那种境遇,我实在是感同身受。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道熙的心理和普通人必然和那些温室里的孩子不同,道熙的世界没有温情,她挨打不会还手,因为还手和反抗只会被打的更惨。她从来不要好,脏兮兮的头发和衣服,因为对她来说没有好的理由,她的短暂的美好仍旧会被打破。
道熙有小天使一样的外表,17岁,正是青春年少,但是她却过的生不如死糟糕之极,有人会说她学学好不就好了,可是你们凭什么要她去遵照虐待她的人的意志去活?打过以后忍气吞声当成没发生?道熙邋遢的出厂和沉默寡言的性格是她最大的无声抗议。
同时也有一个原因,因为她是个养女,寄人篱下,她没有别的选择。
在这个村子里,雇佣偷渡者工作的继父是村名不会去动的人,村民只会指责道熙是个怪物。

在这样一个糟糕的生存环境下,道熙有自己的防御机制,她不会和那些欺负她的同龄人玩在一起,她喜欢对着大海跳舞,喜欢模仿电视里的人,她有自己的精神世界,独立于残酷的现实。

这一切糟糕透顶的背景之下,道熙幸运的遇见了唯一的不同,所长。
从一开始不信任,所长帮她她躲开,不说话不解释,到慢慢的她接触和确定所长是真的可以依靠的,她被打了会去找所长,会寻求所长的庇护,她的伤痕所长会心疼。
这份依赖是道熙对所长情感的基础,基于在道熙17年的人生里,除了妈妈以外又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道熙的心里有很阴郁的黑色面,对于人性的失望和看透。她对抛弃她离开的母亲的了然。察言观色,忍气吞声是无数次的虐待教给她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